• >
主页 > 培训讲师 >
培训讲师
港媒:法官不应以个人政治观点浸透法律诠释
发布日期:2021-05-31 20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称全国人大常委会“不主动释法的权力”,此言毫无根据,因为宪法和基本法均写明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有全面解释权。人大主动释法,不仅没有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破,反而起到释疑止争、凝聚共识的踊跃成果,得到香港社会广泛认同和支持。

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4年及2016年两度主动解释基本法,获得香港社会各界普遍支撑。但终审法院无比任法官包致金声言,全国人大常委会“没有主动释法的权力”,“愈少释法愈好”,而释法会为法治带来“长期侵害”,“呐喊”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有“制约”,否则在作出“损坏”后难以“修补”云云。

人大释法权全面而不受限度

对所谓人大常委会“不主动释法的权利”,早于1999年的刘港榕诉入境处处长一案中,终审法院已明白反驳此观点,并于判词中写明,全国人大常委会领有对香港基本法的主动解释权,而其解释权是“全面而不受限度的(general and unqualified)”。判词强调,认为人大释法应在特区终审法院提请下才可启动的说法属“不可接受(cannot be accepted)”。

终审法院判词指出,全国人大常委会明显有权力去作出解释(has the power to make the Interpretation),而有关权力来自《中国宪法》第67条“全国国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下列职权”中的第四款“解释法律”,以及香港基本法第158条。

判词续指,香港基本法第158条第一款(全国人大常委会享有香港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)赋予人大“全面而不受制约的(general and unqualified)”的解释权,并不受限于该条第二款(授权特区法院自行解释香港基本法有关自治范围内的条文)跟第三款(法院在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局裁决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阐明)。

根本法第158条第一款清楚规定:“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公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”。此款包含:一是人大常委会有权对基础法的所有条文作出解释,不限于波及中心管理的事务跟核心与特区关系的条款;二是不论需要解释的事项是否波及诉讼案件,人大都可能释法;三是它可以依据终审法院的请求释法,也可以按照有权提出说明议案的机构的请求来释法,它还能够自己自动释法。

法官言行必须谨慎警戒

此外包致金更大谈一己政见,称香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“没有民主”,香港民主过程“结束不前”,令“一国两制”受到威胁,必需“即时重启”民主进程,而法治也不可成为妨害民主的“借口”云云。包致金所讲香港的民主进程与“一国两制”情况并不符事实。

回归后,香港居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力,在每5年一个轮回的选举周期内,香港至少举行5场大的选举,每一场选举都是依法有序进行。行政主座和立法会选举制度的民主程度越来越高,立法会地域直选议席从第一届占三分之一的20席,增加至第三届的半数30席。立法会议席由60席增至70席,选民手持两票,一票投在地区直选议席,一票投在功能界别议席;选举办政长官的选举委员会委员由800人增至1,200人。

法律界人士指出,包致金身为一名资深法官,言行必须谨严小心,不能以个人政治观点浸透法律的诠释,更应避免显现本人的政治态度,特别是在民众场合,否则会对市民大众造成曲解,令市民觉得法官并非政治中立,在审理案件中会有政治立场,浮现偏颇的裁决,影响市民甚至国际社会对香港司法独破的信心。包致金身为现任特区终院的法官,不应评论时事及妄加自己的政治见解、取态,偏离法律的真正解释,误导公众人士造成直接的不良影响,打击司法公义和香港的优良法治精神。

来源:香港文汇报   作者:黎子珍